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鞋 子

来源: 免费文学站 时间:2021-10-30

 作者简介:王祖英,女,秀洲区研训中心副主任、书记。仓促间,已到中年,霜华已侵入芳华,不习惯热闹,却享受独处,只期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岁月是久远的去了,而证明它曾经的存在似乎只有记忆!今天拉开那段岁月的序幕,呈现的*一场次,就是那样的一个场景:

 

   那是初二的那年,很普通的六月的一天,一帮乡村丫头趁着期末复习的空隙间在那个偏远乡村的操场上闲逛。操场的南面有一座石桥,一个姑娘在蔚蓝天空的映衬下正款款地向我们走来。

   姑娘在我们跟前立定说:“我妈妈是上海知青,我原来在上海读书,下学期就转回来读初三……”记忆是如此奇怪,回忆那个年代的很多事情,大多时候是一片模糊、了无迹痕,可是也有很多鲜明细节般的清晰。我早就记不清当时她说的话了,兴许一个乡下丫头当时就没听懂,但是我清晰地记得那个姑娘,对,她该称为姑娘,我们只能称为丫头,我清晰地记得那个姑娘穿了一双鲜红色的高跟皮鞋。

 

   羡慕是不必说的,而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个漂亮姑娘的存在,一下子唤醒了久埋在心底的自卑和城镇与乡村必然存在的贫富贵贱。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难想象八十年代城乡之间的差异,而那一刻,瞅着那双踩在泥土上依然发亮的红皮鞋,看看自己尘满面鬓如霜的布鞋,一个乡下丫头一下子意识到了人生永远无法逾越的那一分差距,恰如天堑鸿沟!

    八十年代的乡村,虽然不至于饥饿,但是供孩子读书也并不是多少轻易之事,如果是女孩子更是特别。我有几个女同学,小学毕业就辍学打工了,我也差点成为其中一员,幸得小学毕业成绩位列全乡第三,在小学班主任对于我求学前途的大力肯定下,父母才答应我就读初中,而之后没有考上中专就不让去读高中的同学更是比比皆是!这是一个时代给所有做父母和子女的人留下的一份被时代早已忘记的社会歉疚!幸运的是,在一年后的中考中,我考上了师范,成为了城市居民!

 

   还是回到那个操场上的丫头吧!那一年,丫头还只能无奈地面对着自己的人生,默默地注视着内心的一份荒凉与芜杂!

    许是想而不得的渴盼太过强烈,很长时间,我的梦里会有同一个画面:我变成姑娘了,一袭长裙、一双高跟红皮鞋,坐在那时我很好知道的公园——小蓬莱的亭子间。下一晚再下一晚,画面没变多少,只是鞋的颜色变了,黑色、白色……。那年的我啊,仿佛穿着一双高跟皮鞋在人前,就等于自己进入了人世中的另一个阶层;仿佛,一双高跟皮鞋就是一个人的标码,是脱离贫穷与苦涩的标志!

 

   时光就在风来雨去的求学路上流淌着,转眼间进入了初三,那一年我们住进了学校的大寝室。一个寝室里住了十个人,如果您能接着往下读,就会看到我呈现给您的第二个场景。是一个傍晚,不知是什么原因整个寝室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安静坐在床槛边,表面有序,内里却有着因一份渴望带来的心乱,因为靠窗的床底搁着一双粉色的高跟凉鞋,鞋面上还镶嵌着一颗硕大的闪光的钻石。那时,我真的觉得那就是钻石,是因为知识的缺乏,更是因为对于一双充满城市色彩高跟鞋的渴望,或是对虚荣的向往,让自己犹如饥鸟对于落粒的寻找这般急切与无知!

   我要去穿一下这双鞋!我要去穿一下这双鞋!!

   想穿,可内心是如此的忐忑,未经同学首肯而穿是一件多么丢脸之事啊!我站起身,可是只呆站在那儿,不敢走近那个床位!时间过去整整三十三年了,可是我似乎还能看见那个乡下丫头,呆愣愣站着,眼光却一直不肯离开那个方向。敲击着键盘,忽然无来由的有些心酸,只不过是一双高跟鞋而已,可于家境艰涩的我而言却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如果你未经那个年代,或者你家境富裕却是很难体会这样一份苍凉的心情!

 

   我该否定前面我对自己行为的界定,我不是爱慕虚荣!这应该是一个14岁的姑娘对生命美好的无限向往!今天,我从结果出发,对原初去回忆和寻找,似乎有点明白我走到今天这个过程中所隐含的节律。

    高跟皮鞋也好,高跟凉鞋也罢,都代表着一个乡下丫头对城市生活的渴盼,这样一个具象的符号不断地坚定着我逃离土地的信念,好好读书,到城市里去安排自己的一生!

 

    那个丫头终于敌不住那份渴盼,走了过去,脱下宽面布鞋,把脚伸进了那双粉色高跟凉鞋!一下子,我似乎觉得屋内的光线都变得犹为明亮,似乎觉得只要穿上这双高跟鞋,只要抬起脚来,一切艰涩都能被碾压,任何困苦都会蹚过去。

    偷穿的行为果然没有十分顺遂,我的脚还没有从凉鞋中脱身而出,一个同学已经站在了寝室门口!

    是出于那个年纪的一种自我保护吧,我对不是鞋主人的同学解释着说:“我妈妈答应我了,过几天就给我去买一双高跟凉鞋,所以我借来先试一试!”到今天,早已经不记得同学是怎么回应我了,只是还记得我那天乱跳的心和绯红的脸!

 

   回忆丑行,是对往事的微笑!人生一步步走来,经历着风雨,人变丰实了,这个年代一步步走来,变得温暖与繁华了,今天能这样说出来,感谢命运,感谢这个年代的草木开花、果实飘香!

 

   高跟鞋子归我所有,是一直到了1987年的夏天。中考分数线出来,我立马冲到了小镇上,在供销社商场买了一双高跟凉鞋,绿色,有点透明,上面镶嵌着一颗硕大的“钻石”!

 

   那双高跟鞋就是我生活之舟渡过岁月之河的桨板,穿着这双鞋,我到市区参加录取体检、进入师范求学;穿着这双鞋,我进入小镇上的学校教书;一路奔走,我又穿着无数双高跟鞋从小镇到了城市。

   时日复复地走着,物象也慢慢地变着,城市与农村早已没什么差距,甚至农村的户口更为金贵,高跟鞋更是早已远离我的生活,天天一双平跟鞋穿行于工作与生活之间。

 

   昨天看到朋友圈新闻:马云身穿棉布衣服、棉布鞋子在“2017届马云乡村教师启航典礼”上给学生颁奖,或许当我们过了这个年纪,看了太多城市的中年人生后,才会更多地向往平跟鞋带给我们的舒适与真实,才会对自己有了更多的宽容与观照吧!

 

   但是,人生是一个积量成质的过程啊,没有一步步地走,哪有淡定、丰实与厚重!回望那段不断向自己求援的日子,感谢那么些双高跟鞋,感谢自己!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专业
北京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癫痫病在哪里治很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